《LIVE》是谁拿走了我们的使命感?

编辑:无极4 -

  韩国著名作家卢熙京的新作《LIVE》已于不久前在TVN收官。这部反映基层民警生活的电视剧在豆瓣上拿到了9.2的高分。同时,该剧也是继《未生》之后极其钟爱的职场韩剧。卢熙京作家笔下的警察似乎最不像警察,他们为了养家糊口而当上了警察,他们看到流血的犯罪现场也会害怕和无助,他们的日常工作是处理打架纠纷、清理醉汉的呕吐物、调和夫妻矛盾,这部剧所反映的不仅是当代基层民警的无奈,可能也是各行各业的无奈。

  卢熙京写出了韩国民警工作的现实矛盾。那就是政府过度在乎民意、人权与警察的执法工作之间产生了矛盾。这种矛盾的最激化反映在该剧的最后两集,民警吴杨寸发现受伤的昏迷者,呼叫增援时被躲在暗处的凶手刺中多处,生命垂危。赶来增援的廉尚秀来不及按警察守则等待和告知就用电枪击中凶手。凶手抢救无效身亡。新闻报道对吴杨寸的伤势以及可能瘫痪的事实只字不提。而是轻描淡写地说手术成功,没有生命危险。对廉尚秀开枪击中凶手大肆渲染,加上凶手家长的上告。这下民怨沸腾,仿佛警察殉职是理所当然一般。

  在剧中,警察守则是韩国民警的行为规范。虽然警察守则多有不合理之处。但他们仍然必须遵守,因为稍有违反,就有可能被监察部门调查,严重的可能就要脱下警服。民警民硕抓捕了两个酒后打架的嫌疑犯。在警室内,两位又打起来了。民硕为了制止二人,推了其中一位嫌犯。嫌犯倒地后开始用头撞地板导致重伤。可是事后他却矢口否认,让民硕遭受不白之冤,还要求民硕赔偿医药费。几经商议,众人还是决定凑钱买礼品与这位嫌疑人庭外和解。因为之前有警员无法忍受监察部门的轮番询问,选择自杀。在民警们跪下的瞬间,这位嫌犯颐指气使地说了上图这句话。可是他那号称有伤的手臂居然能灵活自如地打撞球。

  剧中的嫌犯知道渎职、暴力执警是当下的敏感词,是悬在警察头上的尚方宝剑。但是,如果民众的告状、举报,不分青红皂白都能让尚方宝剑落下。那么,人民公仆又怎能不忐忑,不心寒呢?在剧中民硕的伙伴们帮他搜集证据,起诉该嫌疑犯。现实中的这个闹剧以有关部门及时通报了鉴定核查结果,真相大白画上句点。但是,人民心中对教师、警察、医生、基层公务员等人群的灰色评价,该如何抹去呢?

  民警李三宝在执法中抓捕了向未成年人售卖烟草的嫌疑犯刘万英,他是刘会长的儿子。刘万英被父亲责骂和毒打,怀恨在心。于是,他集结几个小伙伴偷袭李三宝,导致李三宝的眼睛受了重伤。此后不久,一名姜性警察在执法中被嫌疑犯当场击毙。事件发生当时,几位警察都在场,大家都非常害怕。可是制服嫌犯的吴杨寸和李三宝因为开枪问题却还有可能被监察部门传唤。警察的安全谁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