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大咖是枝裕和少有出书的导演之一

编辑:无极4 -

  影视圈导演出书的不少,但跟其他行业相比,著书立说的现象其实要少很多,看到关于电影电视创作的新书都少得可怜,大概大家都把精力放在了拍摄制作上,却比较少分享关于创作,从《无人知晓》到《比海更深》、《海街日记》、《如父如子》、《小偷家族》,是枝裕和的作品吸引不少影迷。

  是枝裕和的《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常规性介绍每部片子的拍摄初衷、背景、动员的各方资源人脉等等有所不同,整本书更像是作者的一次深度剖白,讲了自己从电视行业起家,最开始为电视台拍纪录片,之后才逐渐带着电视的基因进入电影圈的过程。娓娓道来的文字里,丰富的工作阅历和观察能力、思考角度。

  整本书写得平实、真诚,一部作品的灵感、卖座经验是无法复制的,但洞察力、表达方式却可以一点点积累承接起来。比如,价值观,关于纪录片电影应该传递怎样的讯息,创作者的视角,思考维度,对人与社会,家庭关系等具体问题的理解都真诚且独到。

  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后,是枝裕和进入一家电视节目制作公司,主要是承接电视台的综艺节目项目,在纪录片这种需保持客观、中立态度的影像里,是枝裕和一直在思考纪录片到底应该作为怎样的存在,只是堆砌素材,摆出所谓的客观事实吗,导演在影像中是否应该传达作者意识。因为这些内容都是面向电视观众,他觉得拍摄者和被拍摄者只是碰巧处在摄像机的两端,而所谓播放,就是双方在作品或节目的拍摄过程中共同努力,创造出丰富的公众性场所以及公共的时间。

  在拍关于受害者与加害者的纪录片时,媒体往往会站在受害者角度大肆宣扬家属的悲伤情绪,而观众由此也会将仇恨、愤怒加诸加害者亲属一方,可是加害者亲属就理应受到谴责吗?他为富士电视台制作的纪录片,不同以往二元对立的呈现方式,站在公共性死亡的角度来讲这起事件。

  在《无人知晓》拍摄时,有一场戏是遥控飞车,用制造信息不对等的方法,没有告诉次子这场戏里哥哥会故意弄坏他的玩具,结果饰演次子的小演员当即表现出生气也很难过,就这样导演拍到了他需要的镜头,拍摄完成两个小孩因为这场戏的隔阂有一段时间互相不交流。种种关于拍摄的现场调度,与演员的互动,如何加入演员的想法,书中也列举了很多类似比较有意思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