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远方》讲述的是911事件起大约一周时间里,发生在加拿大纽芬兰,主要是甘德国际机场所在的甘德镇,一个非常偏远的小镇的故事。本剧的音乐是颇具有当地特色的,在剧情中也有一些涉及当地文化的情节。经验表明,能很好地通过音乐展现异域风情的音乐剧总是很受观众喜爱。本剧也不例外。但紧绷的情绪使得一部分音乐显得有些聒噪了,本剧里的一首歌是《prayer》。由于美国宣布关闭领空,加拿大启动了黄丝带行动,在境内各大机场接纳了需要另寻他处降落的二百余架飞机。

  其中甘德国际机场接纳了38架宽体飞机以及机上所载的六千余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大约相当于当时甘德镇人口的三分之二。尽管面临种种困难,甘德镇以及周围几个城镇仍旧尽力接纳了这些远方来的访客,直到危机解除、旅客们重新踏上旅途为止。在这短短数日之间,当地人和访客、以及一些本不会发生联系的乘客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本剧在设计上颇为精巧,这大概是它最值得称赞的地方。首先,所有演员都需要饰演多个角色。他们通过更换服装、饰品,调整口音等方式在不同角色的外表上作出区别。这一设计对编排和演员的能力上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也使得故事情节很紧凑。有很多角色转换就发生在舞台上,利用灯光和位置编排将需要变换角色的演员置于观众注意力之外,变换完成后演员再回到观众视线里。

  此外,本剧的主要布景只有若干椅子和桌子。通过不同安排来表现酒馆上、机舱里、海关、大巴上、教堂里,甚至景区的断崖边的场景。桌椅等的位置变换也基本由演员完成。其中部分变换甚至比较合理地编入了剧情里。可以想象,整个这一套编排的设计和实现,在不干扰表演本身的前提下,是很需要反复打磨的。

  本剧在叙事方面现得颇为吃力,这是本作的重要硬伤。在这一点上本剧的表现甚至不如另一部同为音乐从头到尾不停但本质上有大段是配乐诗朗诵的音乐剧。尽管本剧也有不少地方仅仅是在音乐伴奏下的对白,但在这样的气氛下情绪推的太高,以至于整部作品都是在几乎不变的节奏和精神紧绷的状态下展现的。直到结束以后回想,才发现故事并没有展现出重点。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流水账。这个故事本身,由于有大量背景不同的人擦出各种各样的火花,不乏可以书写的点。

  可以看出来剧作者很努力地试图展现尽可能多的角度和细节,甘德镇民的关系、乘客被困在飞机上要发疯、被困行李舱的小动物、女机长的奋斗史、从中东来的厨师长被冷遇、纽芬兰的习俗等等数不胜数,但我觉得这一努力适得其反了,什么都写,就相当于什么都没写。不是说这个故事不好,这个故事非常好,而且由于作品上演的地方纽约正是事件当时遭难之处,观众对这一故事的共鸣可说是更为强烈,尽管本作在纽约已经上演很长时间了,在观剧到结尾之时,还是能看到有很多观众落泪、听到本地观众作为亲历者讨论当年发生的事情。只是如果想讲得更好的话,剧作者在讲故事的方式上或许还需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