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淑女》结尾并非音乐剧的原创

编辑:无极4 -

  《窈窕淑女》是林肯中心制作,这部剧改编自萧伯纳的戏剧《皮格马利翁》。萧伯纳的戏剧又源自古罗马的神话故事,雕塑家皮格马利翁雕刻了心中理想女性的塑像而爱上了她,给她起名伽拉忒亚,爱神因为同情他而赋予了伽拉忒亚生命。

  音乐剧的剧情和戏剧大抵是相同的,卖花女eliza被语言学教授higgins撞见,higgins声称自己可以通过教给卖花女上流社会的口音而改变她的社会地位。最终higgins也确实取得了成功。但这部音乐剧经常被指为歧视或贬低女性的作品,虽然剧中确有几首higgins的仇女歌,但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结尾eliza又回到了higgins的家中的happy ending,就算把前边higgins屡次大放厥词理解为作者对贬低女性者的讽刺,这样的结尾就仍然令人困惑。

  事实上,这个结尾并非音乐剧的原创,这次百老汇那比好莱坞落后一个世纪的观念并不是主犯。在萧伯纳的戏剧结尾里,higgins指使eliza去做琐碎的事情,在戏剧上演的过程中,西区观众对大团圆结局的热爱让制作兼higgins主演sir herbert tree擅自更改了结尾,甚至还要对萧伯纳炫耀说他的改动才让戏剧大热。萧伯纳甚至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解释他的结尾为什么合理。

  尽管如此,大团圆结局还是被继承下来,以至于之后的电影、音乐剧和音乐剧电影都或多或少地保留了这个结局。尽管这样的结局看上去很美好,但是仔细想想就会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之前只听过company和rent的结尾被改的故事。现在看来,戏剧结尾被审美保守的制作方大刀阔斧的乱改一番,作为一种跨越西区和百老汇优良传统,至少也是从萧伯纳时代传承至今的。好在如今有人开始思考如何纠正这个将近百年的错误了。

  这次看到的《窈窕淑女》,尽管台词还是一样的台词,但在尾声的音乐在最后两句台词说完后仍然迟迟不肯响起时,就有熟练的观众觉出哪里不对了。并非如音乐剧剧本描述的那样,higgins一脸傲娇地坐在沙发上等着eliza给他递上拖鞋。eliza和higgins深情地对视以后转头离去,不是沿着台前的楼梯走下舞台,而是沿着观众席间的楼梯走出了剧场。

  这个版本舞美最棒的地方大概是higgins教授家里的部分。在旋转舞台的帮助下,舞美搭出了higgins教授家二层别墅的样板间。在此基础上,第一幕第五场最大程度地利用了整个别墅的所有房间,在主角和仆人们在房间的穿梭中表现出了时间的流逝。可惜的是在展现屋内屋外的场景切换时会遇到不可避免的尴尬,如果要从街景上的higgins家大门进入,就不能直接进到房间里。

  这个版本在群演的戏份上下了不少功夫。最值得提到的是其他版本不太表现的细节,在the servants chorus中,由于可以利用舞台旋转来展现穿梭于各个房间之间的忙碌仆人们,他们的小动作也展现得更完整了,偷吃糕点的女仆、在房门外女仆和门房的幽会和给他们打掩护的同伴。在ascot gavotte里,赛马场的贵族社交活动也有类似的情节,有人在物色对象、有人在等人上钩、有两人争抢对象、还有夫妇貌合神离。这些巧妙的设计不禁令人想起higgins的演员harry hadden paton曾出演过的电视剧downton abbey里对当时英国贵族和他们的仆人们生活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