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营2019》音乐节目开播前几个月的选手面试中,前至上励合成员马雪阳也参加了。马雪阳1986年出生,2007年参加《快乐男声》,后来进入内地最早的男团至上励合,并在2008年以一首《棉花糖》打开国内音乐市场,成为当时最火的内地组合。那已经是11年前的事了,如今他和曾经的队长张远双双站上《创造营2019》的舞台,成为台上的大龄选手,和一群95后练习生们一起完成了三四轮的赛前面试,长达4个月的比赛和淘汰。最终马雪阳止步于总决赛前的最后一轮淘汰赛,张远进入决赛,但未能进入前11名,出道失败。

  决赛夜的直播镜头中,这两位曾红极一时的男团成员,一个在集体点名时泪流满面,另一个在离开时悄悄用手抚摸舞台,然后亲吻自己的手,作为最后的告别,而最终留在舞台上的是11个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新偶像,在这场以投票数为唯一衡量标准的偶像选拔中,更具活力和人气的男孩子们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主角,他们之中不少人仅用了四个月,就从籍籍无名的练习生成为粉丝量过百万的新流量。但这不是这个夏天唯一的造梦故事。

  过去三年,优爱腾三家视频网站拉开超级网综的竞争,《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就是街舞》、《声入人心》等一系列节目,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大众狂欢。在平台的有意打造下,新人们如过江之鲫,不断蚕食或取代上一代流量们的资源位置,成为当下年轻人们追逐的对象。昨天是蔡徐坤和杨超越,今天就是李汶翰和周震南,新面孔和新名字被记住、按下加速器、然后逐渐面目模糊。这是个狂奔的行业,跑得够快的人也不一定能留下来。

  《创造营2019》是腾讯创系列的第二季,第一季《创造101》播出后,总播放量50亿,微博上话题阅读量158亿,是当年最大的的爆款节目,和所有爆款节目的第二代一样,创造营也面临着超越上一期的挑战。凌晨两点,被节目组被从大通铺叫醒时,马雪阳第二次怀疑自己到底是参加的偶像选拔节目,还是生存挑战类节目。来《创造营2019》之前,他看了去年十分火爆的《创造101》,也观摩了隔壁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

  作为同一种赛制改编后的节目,几乎所有选手都以为自己对流程和规则稔熟于心,先是海选面试,历时三四个月,通过面试的101个学员参与封闭式录制,第一关是主题曲考核,之后是三次舞台公演,最后是总决赛按照点赞数决出11名成团出道。

  往年只有饭圈熟知这种流程,但随着这两年爆款综艺的出现,如今大众人群中也有不少人明白了pick的含义。2019年,不到半年时间,三档偶像节目袭来,三百多个新人争夺着大众的目光。相比上一年,不止大众对节目本身的新鲜感逐渐消退,天然就是这类节目核心受众的饭圈也感到审美疲劳,再造爆款变得更加困难。

  创造营2019的总导演孙莉承认了这一点,在她看来,不光是创系列,近些年整个音乐综艺创作都会遇到同一个形式引爆后,相似节目扎堆出现的问题。而这一定会让观众感到除了受众审美疲劳,同类节目扎堆也会造成了选手资源的分流。正因如此,她们一直在做从节目到立意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