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意外地击中了很多成年人的心,这个异军突起的乐队来自广东一个县城。几个年轻人都在大城市读大学,然后回到县城工作,业余时间玩乐队。新裤子乐队的彭磊,他在台上和在台下完全不一样,甚至在别的舞台上和乐队演出的舞台上都完全不一样。因为要维持生计,所以他重回职场。他制作的动画片获奖了,去台上领奖的样子,就是一个温和的中年人,等待着生活给他投票。

  和其他乐队比拼的时候,他说对方有孩子,但是我也有孩子,看到别人的不容易,也想到自己的不容易。所以,新裤子一上台,彭磊一跳起来,乐队的夏天,无论是年轻的九连真人,还是中年的新裤子。他们的现在其实就是我们这些成年人,为了梦想,再往前迈一步的样子。生活看上去摇摇晃晃,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迈出他们这一步,所以才显得比较安全。

  和大多数音乐类的综艺节目不同,乐队的夏天不制造偶像。甚至不像一个选秀或者综艺类节目,也不制造梦想。乐队的夏天有点像一个记录片,不是平凡人走进城堡变成公主和王子,而是镜头就直楞楞地扎到生活里,舞美化妆师造型师也没有,大家都穿着自己的演出服,就来了。

  乐队的故事也没有,也不制造什么悬念,也不强调什么泪点,乐队的成员们在乐手席位上,也没有什么人说梦想之类的大词,听得最多的是好玩,这些玩乐队的成年人,如果不是因为好玩,怎么能坚持下来。演出费有多少,有人说是1000,其他人说反正不够生活费。CLICK15排练完,也会讨论靠刷脸一小时30元,为了30元刷脸,刺猬乐队的鼓手石璐是一个单亲妈妈,靠在不同的乐队担任鼓手维持生活,而另外两人个乐队成员则要坚持上班,好几个乐队成员都要在上班打卡和排练之间挣扎,流行乐队茶凉粉的五个成员,都有本职工作,因为全职做乐队就饿死了。斯斯与帆是个年轻的乐队,两个小姑娘,吉他手上台手发抖到不能演出,下台两人都哭了,说自己都是社交恐惧,太多人安慰的场景,都让她们感觉紧张,没想到玩乐队的人,会社交恐惧。

  九连真人的成员大学毕业后也和其他广东山区的孩子一样,闯荡广州、深圳和珠海,终归还是回到了广东客家人聚居的小县城连平,就是因为县城足够小,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很容易就聚合到了一起。而他们的梦想,是把小县城的日子继续维持下去,靠近家人,同时能在音乐中表达自己。问到老牌乐队面孔乐队这几年感触最深的事情是什么,他们说,是分分合合,然后乐队成员的眼圈就红了,彭磊说在座差不多一半的乐队,当年都是特帅的小伙子,现在都成了一堆中年人,大家都老了,又都还这么平凡,挺让人伤心的。